当前位置:首页>政务新闻
中医药强省的广东办法(上)
广东省中医药局 2017-08-30 17:36:39 阅读次数()

导读  

    2017年3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广东省省长马兴瑞出席广东省卫生与健康大会,全面研究部署中医药强省、卫生强省建设工作。胡春华强调,要切实提高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改造提高县中医院的水平。马兴瑞强调,要立足岭南传统,大力推进中医药强省建设。

    闻弦歌而知雅意,作为广东中医界的“精神领袖”,102岁的国医大师邓铁涛对广东省中医药的未来满怀信心,他预言:“中医药必将像中国文化一样,让其黄河发源、长江发展、珠江振兴!”

    2017年4月20日,中非复方青蒿素清除疟疾研讨会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召开。会议上,广东省中医药局局长徐庆锋发表主旨演讲: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古代岭南地区是传染病多发区域。公元306年,著名医学家、道学家葛洪来到广东,总结了岭南人民与疾病斗争的经验,在罗浮山写下了著名的《肘后备急方》。其中“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的记述,直接启发了屠呦呦成功提取青蒿素,为人类抗击疟疾作出了历史贡献。

2015年,伴随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广州中医药大学和广东新南方青蒿药业有限公司联手进行的一项艰苦探索,终于为公众所知:从2007年开始,广州中医药大学首席教授李国桥和广州中医药大学青蒿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健平教授率领的团队在疟疾肆虐的东非岛国科摩罗奋战8年,摸索出一整套适应当地独特环境的医疗模式——青蒿素复方快速灭疟项目,最终在该国实现疟疾零死亡。来自广东的青蒿素神话,早已经在非洲上空回响。

中医“神药”助力非洲降低当地98%疟疾发病数

    远在唐宋时期,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广东的中医药贸易就占据了重要地位。如今,广东作为“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现代中医药依旧是其走出去的重要名片,最突出的代表就是青蒿素。

   我家里有3个人都得过疟疾,都要住院,每月要花很多住院费。”科摩罗副总统福阿德·穆哈吉回忆说。这个靠近非洲东海岸的印度洋岛国,是世界上疟疾发病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每个家庭都有两三个人因疟疾住过院,很多孩子活不过5岁,往往5岁后他们才会拥有一个名字,国家社会发展深受影响。

   针对科摩罗的情况,李国桥和宋健平设计了一个全民服药的抗疟新方案。虽然遭遇过种种质疑和阻挠,但经过几年的推广试验,在2014年实现了科摩罗疟疾零死亡,疾病发病人数下降了98%。早前为了深入研究恶性疟疾的发病规律,李国桥曾不顾反对,将带有恶性疟原虫的病人血液注入自己体内,试图通过亲身试验体验病情变化。如今深入非洲疟疾重灾区,宋健平也曾感染了两次疟疾!

   因为这种拼命精神,挨家挨户发药并监督服药,他们只花费了8000万元人民币就解决了一个国家的疟疾问题——穆哈吉说,他曾算过一笔账,广东的抗疟团队帮助该国节省了巨额财政支出,不仅挽救了不少民众的生命,科摩罗也可以因为清除疟疾而吸引更多的旅游者,提升国民收入。

    直到今天,疟疾仍然是全球三大传染病之一。世界卫生组织认为,用传统方式在非洲消灭疟疾需要至少30年和500亿美元的投入,据推算,用广东抗疟模式,只需要不到15年和不超100亿美元——独树一帜的广东抗疟模式已经被写入“全球清除疟疾指南”,青蒿素复方快速灭疟项目也已经走出科摩罗,在肯尼亚、马拉维、多哥和南太平洋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逐渐推广。

   徐庆锋说,随着青蒿素复方快速灭疟项目深得民心,团队成员在该国游泳池边,遇到几个四五岁的小孩子,都能够用中文来打招呼:“你好!你好!”在非洲,一些父母喜欢用抗疟药物给孩子取名,或许某一天你会在中国遇到一个名叫“青蒿素”和跟你说“你好”的非洲朋友。

    不只是疟疾。5月25日,来自埃塞俄比亚、马里等10国的17位驻穗领事官员走进广东省中医院大学城分院,走访了骨伤、康复等科室,体验了艾灸、体针、刮痧、耳穴压豆等多项中医特色疗法和适宜技术,各种提问纷至沓来:“请问哪些中医药或技术可以治疗糖尿病?可以带到非洲吗?”“针灸真的能减肥吗?”“我耳朵有病,中医药可以帮我吗?”

    也不只是非洲。目前广东中医药机构与美国、英国、瑞典等超过30个国家和地区有关机构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7月份广东省卫生计生委举行南太平洋岛国“送医上岛”活动,省第二中医院针灸康复科的范德辉和袁智先两位主任中医师开展的中医针灸推拿门诊义诊,接诊数量达到300余人次。由于当地缺乏消毒设备,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陈伟蓉教授的团队做手术前也曾采用中药苍术消毒手术空间。

    为了加快中医药走出国门的进程,广东省中医药局推动了中医药标准化建设。2016年,国际标准化组织(ISO)传出消息,由深圳市创制的中药饮片、中药材和中药配方颗粒编码标准已获通过。这意味着今后中药材、中药饮片及中药配方颗粒等中药产品有了国际通行的数字化身份证。

    “广东省愿意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中医药方面的合作,把中医药,这被誉为中华民族的瑰宝,贡献给全世界。”徐庆锋说。

中医毁于中药并非危言耸听打造“网红”中药推动道地保护

    在风景秀丽的广州大学城东隅,有一座国内外知名的博物馆——广东中医药博物馆。2015年,科摩罗驻华大使马哈茂德·阿布德曾前往参观,他被600瓶理论上可以保存20到30年的液浸标本和博物馆外延药圃1000多个品种药用植物深深吸引,他问工作人员:“这些中药材能否在非洲找到?”

    道地药材还是要到中国,中医走出国门的基础也是优质药材。

    近年来,中药材的质量问题引起了广泛关注,有一种声音说中医将毁于中药。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表示,这并不是危言耸听,“即便是国医大师,方子再好,抓的药不行,百姓吃了没效果,中医名声也就毁掉了。”

    广东是中医药大省,是南药的主产地。为了系统性保护好道地中药材资源,《广东省岭南中药材保护条例》已经于今年3月1日正式实施。条例明确规定首批将保护8种具有广东道地特征的中药材,它们分别是化橘红、广陈皮、阳春砂仁、广藿香、巴戟天、沉香、广佛手、何首乌。

    8种南药已经是当之无愧的“网红”。为了遴选出具有代表性的广东道地药材,根据时任广东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黄龙云的建议,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广东省中医药局等部门联合遴选出20种具有代表性的南药,然后放到网上征集意见,短短的20多天就有超过10万群众参与网上投票。

    同时,省中医药局等部门又组织186名省名中医(含国医大师)、18名中药学专家投票。最终选出了化橘红等8种岭南中药材列入第一批保护对象。

    成为“网红”对道地药材的推动作用是巨大的。比如有着2000多年种植历史的化橘红因之成为“富民果”,已经带动20多万群众致富。今年6月份化州举办化州橘红文化节,12家企业签订项目投资意向书,预计投资超200亿元用于化橘红的种植和开发。

    加大对中药材保护的同时,广东省又将目光投入到下游的中成药上——有些中成药已经上市多年,甚至已经使用了上百年,疗效确切。但通过二次开发可以获得新临床证据,寻找新临床定位或新适用人群,培育出质优高效的中药大品种。

    由于疗效显著,多次抢购风波后,在网络上经常被调侃的板蓝根,就被纳入二次开发的行列。2016年,钟南山和他的团队发现流感早期服用板蓝根更有效,而且“板蓝根抗病毒与抗炎并重”。和徐庆锋一样,钟南山可以脱口讲出唐代大医家孙思邈的治病理念,他们同样出身西医,也同样在为中医药的科学化发展而努力。

    正在谱写神话的还有中药配方颗粒。它是以传统中药饮片为原料,经过提取、分离、浓缩、干燥、制粒、包装等生产工艺,加工制成统一规格、统一剂量、统一质量标准的新型配方用药。传统方剂是先组方后煎煮,中药配方颗粒是单味药煎煮后再组方,节省了煎药的时间。

    据广东省第二中医院院长曹礼忠介绍,为推动中药现代化发展,1992年广东省中医研究所(今广东省中医药工程技术研究院)率先在国内启动中药配方颗粒的研究,创制了现代免煎中药汤剂,同时创办专业生产中药配方颗粒的制药企业——广东一方制药有限公司。

    “多年来,(一方制药)运用现代高新技术研究生产了700余味中药配方颗粒,建立了中药配方颗粒指纹图谱控制标准,开展了中药谱效学研究、中药分煎、合煎比较研究、等量性与等效性研究等科研工作。”一方药业总经理程学仁介绍,目前一方的产品已覆盖全国所有省份,并出口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中医药养生旅游交流会作为2015年旅博会的重头戏参与展出,时任广东省省长的朱小丹在现场听取介绍。

    崛起于广东普宁的康美药业,日前也投资6.5亿元上马中药配方颗粒项目。此前这家广东医药龙头企业通过另一种渠道帮助患者节省煎药时间——患者在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广东省中医院等就诊后,可以选择煎药包邮服务,由智慧药房快递汤药回家。

    此前医生开出处方后,患者吃药需要经历几个小时的缴费、抓药、煲药的慢郎中模式,正被“互联网+”颠覆。

国医大师期待“被超越岭南大医精诚一代传一代 

    被颠覆的还有许多人对中医疗效的偏见。

    以肿瘤为例,这是公认的恶疾,到目前为止西医也缺乏根治的有效手段,以周岱翰为代表的广东中医们另辟蹊径,帮助患者实现10年甚至20年的“带瘤生存”。

    周老的办公室放着三张合影,上面写着“跨越十一年”“跨越十三年”“感恩”等字样。每张合影里都是同一批人,他们中有肺癌患者、肝癌患者、乳腺癌患者等等,都是曾被判了“死刑”的人,在周老的悉心治疗下,已经延续了10至20年生命的病人,实现了健康与肿瘤“和睦共处”,也和周老成了老朋友。

    “这个是宫颈癌晚期,活了13年,至今还在。”“这个小孩是T淋母,到现在3年了。”周老平实的讲述中,和风细雨,没有惊心动魄,但背后却是一个个生命的奇迹,让每个与之有关的故事都充满温度。

    周岱翰不仅在国内名气大,且因数十年来足迹遍及20多个国家和地区,东南亚某国一位政要的女儿 Ora是被经常提起的案例,她被确诊为非霍奇金淋巴瘤(IV 期),化疗一年后复发并多处转移。周岱翰以中药、传统抗癌中成药为Ora控制了病情,改善了体质,20年来Ora一直未再复发。

    她的故事吸引了美国国立癌症研究院替代医学办公室主任怀特博士的注意。他专程来广州求教,在亲眼目睹了周老的治疗,了解了大量案例后,他竖起大拇指激动地说:“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is fantastic!(中医太神奇了)”随后邀请周老及弟子林丽珠到美国讲学,传播“带瘤生存”的中医抗癌理念。

    今年6月29日,在有中国会场之冠美誉的京西宾馆,身穿红色唐装的周岱翰身系红色绶带,绶带上写着四个大字:“国医大师”。继邓铁涛、禤国维之后,广东拥有了第三位国医大师。

 
▲国医大师邓铁涛认为,廿一世纪是中医腾飞的世纪

    获知消息,102岁的邓铁涛十分高兴。在两人的一次见面会上,邓老说他激动得一夜未眠,他穿着一套精心挑选的深褐色唐装,且提前写好了发言提纲:“第一,祝贺周岱翰教授当选第三届国医大师;第二,廿一世纪是中医腾飞的世纪,希望大家为腾飞而努力;第三,学我者,必超我也。”

    邓铁涛擅治心脏疾病,曾给徐向前元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看病。他曾几次上书,为中医药的生存与发展鼓与呼,促成了国家中医药局的成立,尤其是“非典”时期他力主中医药介入到防治“非典”的工作中。因为运用中医药方法,广东成为病死率最低、后遗症最少的非典疫区,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高度肯定。

    禤国维是皮科圣手,他对中医各类外治法进行整理挖掘,形成了“中医皮肤病外治法体系”。皮肤科最早都附设在中医外科,禤国维推动其独立出来。现在全国各中医院普遍设有皮肤科,而禤国维所在广东省中医院皮肤科,年门诊量达到30万人次。

    “禤国维教授和周岱翰教授都学有所成,可以说都超过我。希望广东中医、岭南中医能一代一代发展,一代一代兴旺。”邓老说。

▲2016年底,在广东省中医药先进典型事迹首场报告会上,与会领导与国医大师禤国维(中)、林丽珠(右四)等报告团成员合影留念。
    邓老的话有的放矢,周岱翰的弟子林丽珠早已是国内的肿瘤顶级专家。刚刚结束的第十四届全国肿瘤综合治疗新进展学术大会暨南方中医肿瘤联盟成立大会上,她还出任了大会主席。在两代人的努力下,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肿瘤中心成为在国内肿瘤专科的领军单位。广东省中医院心血管科大科主任吴焕林等邓铁涛的弟子,广东省中医院院长陈达灿等禤国维的弟子,也都成为中医界令人敬仰的专家。

    6月29日,还有四位来自广东的老中医站在周岱翰的身边,他们是首届全国名中医称号获得者刘茂才、邱健行、欧阳惠卿和林毅。

    刘茂才是我国中医脑病学科的重要开拓者和奠基人;邱健行是岭南脾胃学说的创始人,也是一方药业的第一任董事长;欧阳惠卿人称送子观音,是广州中医药大学中医妇科第二代学科带头人;林毅则是广东省中医院乳腺科学术带头人,创立了中医乳腺癌辨证论治理论体系。

    在这些名老中医的带领下,珠三角地区尤其是广州的各大中医院在医疗高地建设上成效突出。据最新发布的“中国医院竞争力排行榜”,广东省中医院、广东省第二中医院、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等9家中医院进入全国中医院一百强,中医药综合服务能力居于全国前列。

   走进广东中医药博物馆内,一眼就可以看到一堵长约100米、高4米的赭红色石雕,这就是著名的岭南名医壁,上面镌刻着葛洪、刘昉、释继洪等10位岭南医学史有过突出贡献的医药学家。如今邓铁涛等人也已经被岭南人刻在心中救死扶伤的丰碑上。

最新信息

点击排行